特朗普减税能让iphone变成“美国制造”吗?

作者: admin 分类: 房产 发布时间: 2019-06-06 11:26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进一步重申他的税收新政。在企业税改革方面,将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使现行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降至15%。他还准备废除使美国公司在全球竞争中处于不利境地的税收条款,将跨国公司海外收入的税率降为8.75%。特朗普企业税改革的目的是抑制美国企业的离岸外包,使美国企业保留在美国国内,并鼓励投资者扩大在美国本土的投资。对于那些离开美国、解雇工人、在国外设厂的美国企业,如果产品回销美国,特朗普威胁称,将会对这些企业征收35%的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对苹果在中国制造产品的做法一直持批评态度,在2016年一月份的一次演讲中曾提出我们要让苹果在美国这儿生产那些破电脑和其他东西,而不是在其他国家。特朗普在美国《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示,自己当选后接到苹果CEO蒂姆 库克来电。在通话中,特朗普重述将苹果生产线搬回国的计划,并称作为回报,将为苹果提供大规模减税和政策优惠,库克表示理解。

  那么,特朗普的减税计划能让苹果等企业将生产线搬回美国吗?

  第一,对于高度模块化的产品来说,各模块与价值链的各个环节都有最优的生产区位,企业从增加盈利的目标出发,会将价值链各环节配置在最具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的国家和地区。例如,研发活动多被配置于大学、科研机构密集、研发人员丰富、创新活跃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加工组装工厂多设立在劳动力资源丰富、工资水平低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在近几十年贸易自由化的推动下,以产业内和产品内分工为特征的国际垂直分工已成大势所趋。在并不具备劳动力成本优势的美国设立加工组装工厂,势必提高产品的生产成本。

  第二,由于大量加工组装环节被离岸外包到以中国为代表的低成本发展中国家,美国已经出现了制造业的空心化。制造业是一个复杂的生态体系,特别是对于电子信息制造业来说,产业链长、产品种类繁多,产业配套体系复杂。一部手机由数百个零部件组成,这些零部件的生产又需要数量更为众多的企业、生产线装备和零部件、原材料作为支撑。而美国已经不具备许多产品加工制造的产业配套基础。

  第三,尽管以电子信息、汽车为代表的产业具有群栖性特征,即汽车总装厂、电子产品的OEM厂商周围聚集着一批配套厂商,当总装厂和OEM厂商迁移时可以带动配套厂商迁移,但是这些配套厂商仍然需要以更多的下一级配套厂商和原材料供应商为依托。即使苹果可以说服他的供应商富士康、和硕、纬创等代工厂在美国建立生产线,并带动它们的配套厂商在美国设厂,但是一方面这本身就是一个短期内无法完成的任务(特朗普五年任期内能实现吗?),即使这些企业能够在美国设厂,但是大量的为OEM企业及其配套厂商配套的企业也不可能都进入美国。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珠三角、长三角的IT集聚的产业配套优势短期内是其他国家无法替代的。

  第四,电子信息产业是高度竞争的产业。以手机为例,尽管iPhone仍然占据智能手机市场利润的大头,但已经面临着来自华为、OPPO、Vivo、小米等中国厂商的有力竞争,销量已现疲态。iPhone生产线回迁美国,无论是高昂的劳动力成本还是孱弱的产业配套体系,都会推高iphone的生产成本,使得iPhone的性价比削弱,将市场让给竞争对手。何况,当美国对国外进口产品征收35%的关税时,其他国家的报复性关税会进一步使iphone丧失价格优势。根据美国投资机构Trefis的计算,iPhone想要完全变成美国制造,生产成本将会提高80-90美元,对于售价已经不低的iPhone来说,这么大的成本增长是多数消费者难以接受的。特朗普让iphone美国制造的设想甚至有可能促进中国厂商手机的销售,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其实,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个推动制造业回流的。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就意识到制造业空心化的危害,奥巴马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政策。2011年,奥巴马曾与乔布斯讨论,希望他考虑将生产线迁回美国,但收效甚微。重振制造业的政策虽然推动了美国制造业的复苏,但其重点仍然是美国具有优势的高端的先进制造业领域,劳动密集型制造领域并未出现明显改观,以致于美国制造业出现了无就业的复苏(jobless recovery)。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