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热议中国页岩气 商业开发在3~5年内启动

作者: admin 分类: 房产 发布时间: 2019-07-02 10:29

  中国只有真正掌握了技术,跨越页岩气开发领域的诸多障碍,才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页岩气生产国

  被称为美国页岩气之父的乔治米切尔在接受一家日本媒体采访时说,第二次页岩气革命将发生在中国,因为中国页岩气储量为全球之最。然而,美国合众国际社日前报道指出,中国虽然页岩气储量丰富、发展潜力巨大,但页岩气开发面临很大困难。

  该报道援引毕马威分析师大卫许的话称,中国在页岩气产业还是个新手。中国只有真正掌握了技术,跨越页岩气开发领域的诸多障碍,才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页岩气生产国。

  中国页岩气的脚步

  美国高盛公司4月发布的报告称,全球页岩气生产将进入黄金时期。按照国际能源署的估计,美国将超越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受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影响,中国政府将页岩气列为第172种矿产,并编制完成了页岩气十二五发展规划。中国国土资源部目前已经进行了两轮页岩气开采招标,第三轮招标即将启动;四川、江西、陕西、湖南等省相继成立页岩气开采公司或者研究机构。

  合众国际社援引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报告指出,美国页岩气储量862万亿立方英尺,中国页岩气的实际储量可能高达美国储量的两倍之多。中国希望到2015年底前让国内页岩气年产量达65亿立方米,中国国家能源局也设想到2020年页岩气年产量可达1000亿立方米。

  但目前,在美国页岩气开采已改变国内能源生产格局的情况下,中国的页岩气产量并没有成规模。有研究机构指出,过去两年来中国钻了大约60口页岩气勘探井,而这仅相当于美国北达科他州差不多10天的钻井数量。

  美国剑桥能源咨询公司的中国能源问题分析师周希舟认为,页岩气在2020年前尚难以成为中国国内的重要能源。不过壳牌负责中国勘探开发业务的马丁斯陶布勒则相对更乐观一些,他认为,中国页岩气的商业开发预计在3~5年内会启动。

  中国页岩气开发难点

  美国合众国际社援引专家观点分析,相对于美国页岩气田而言,中国多山的四川盆地页岩气田开发更为困难。页岩气层的断裂和褶皱更多,这也使得页岩气开发常用的水平井完井法更难实施,经济性要打折扣。中国大多数页岩气田位于偏远地区,而且这些地区普遍缺水,影响了水力压裂法的实施。

  美国《华盛顿邮报》称,除了地质上的障碍之外,中国还面临页岩气开采方面的诸多法律问题。大卫许指出,要解决中国页岩气开发领域的问题,并实现中国页岩气的批量上市,可能需要较长时间。

  伦敦智库全球数据认为,中国开发页岩气的计划过于乐观。该智库的报告指出,缺水是中国面临的巨大问题。中国页岩气企业现在还不能采用美国成功开采页岩气的高级技术,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怎么才能让美国的技术适用于中国的地质条件。

  中国企业希望借助美国技术用于国内页岩气开发。美国合众国际社的报道举例称,中国石化出资22亿美元参与美国戴文能源公司的页岩气开发工作。另外,中国2011年以来还进行了两次页岩气开采招标,但并没有外国出资的合资企业中标。

  今年3月,中国批准了中国石油和壳牌开采页岩气的协议,该协议开发范围包括四川省富顺-永川页岩气区块4000平方公里的面积。中国国土资源部官员表示,今后还将不断签署实施类似的合作协议。

  美国媒体报道称,中国对购买页岩钻井技术尤其感兴趣。中国的页岩油气储量估计占全球储量的1/5,但中国的资源还基本处于未开发状态。过去10年来,中国对原油进口依赖程度大幅上升,希望在家庭供暖、工厂和发电站等领域采用相对比较清洁的天然气。不过,中国这个新兴亚洲巨人还缺乏开发页岩油气资源所需的关键技术。美国《华盛顿邮报》称。

  美国技术未必适合

  美国政府报告显示,由于中国页岩气存储地有着自身的地质特点,其开采不像美国页岩气那么容易。大部分中国页岩气资源的埋藏深度达到美国的两倍之多,而且可能包含剧毒的氢化硫物质。大卫许称,美国使用的技术可能并不适用于中国。即便通过与美国合资的公司学习了有关技术,中国企业可能还是要开发适合中国开采所需的技术。

  还有一大差别在于,中国页岩气层多与黏土混杂在一起,而美国则多与较脆的基岩混杂。这就是说,中国页岩气开发较难采用水力压裂法,所以从美国学来的技术需要调整后才能应用于中国。

  英国、法国和挪威也希望借助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带动欧洲乃至世界其他地区的页岩气开发科技革命。《华盛顿邮报》称,作为欧洲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的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同BP和美国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合作开发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页岩气田,虽然英国和挪威自身拥有较大的油气资源,但也面临着传统能源储备快速开采枯竭的问题。中国、挪威、日本等国都在美国页岩气开发项目中投入巨额资金,希望学习岩石层油气开发的技术,进而去开发美国以外尚未开发的大量页岩气储备。

  相关阅读:美国页岩气占据先机

  2008年以来,1/10的美国页岩气投资来自海外公司在美国成立的合资公司。美国能源信息署指出,海外公司出资主要是为了分享美国页岩开发的繁荣成果,同时学习美国的技术。

  切萨皮克能源与挪威国家石油于2008年签署价值38亿美元的合同。切萨皮克能源的联合创始人奥布雷麦克兰顿对该公司出口世界级非传统天然气开采技术的潜力非常看好。不过,之后欧洲开采大规模页岩气资源的势头遭遇挫折。欧洲面临的环保阻力比美国大得多。波兰一直希望找到替代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办法,但也没能像美国那样成功开采页岩气。

  在对页岩气开发持开放性态度的国家中,通过参与美国开发项目学习积累经验是重要的起步要求。2008年以来,外国石油公司在美国页岩气项目的投资总额已超280亿美元。通常这些外国企业出资成为被动合作方,也就是单纯提供资金来满足钻井开发的部分成本需求。

  美国页岩气分析师法伍兹认为,外国企业为合资企业支付大量前期成本,不过这可看作是掌握最新开发技术的入门费。特别是对中国来说,这提供了技术转移的机会,而且能给自己找到拥有相关技术、能协助中方赶上来的合作伙伴。

  天然气消费国希望积极采取行动。三井、住友商事、丸红等日本企业是美国页岩气开发领域最大的外国投资方,已在一系列项目中投入了50多亿美元。法伍兹指出,自身缺乏自然资源的日本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希望找到其他能源替代核能。日本打算成为美国页岩气的最大进口方,因此日方在页岩气开发领域的投资会在能源进口方面创造有利条件。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外国对美国页岩气繁荣感兴趣,但由于技术缺乏、地质条件差别和有关国家政策规定限制,美国以外的页岩气开发起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投资分析师安德鲁布希表示,目前页岩气主要还是美国自己的事。布希称,美国页岩气占据绝对先机,这是因为美国快速开发出新技术,地质勘探工作非常成熟。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