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警钟下能否理性前行

作者: admin 分类: 汽车 发布时间: 2019-06-17 14:09

  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像一脚急刹车,刹住了全世界核电发展的步伐,也给急速升温的中国核电泼了一盆冷水。

  2011年的中国核电是在亢奋发展中理性回归的一年全面评估现有设施、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中长期发展规划、加快消化吸收三代技术同时,国内也出现了停止核电大跃进的呼声。

  但不论国内外,在经历了短期的观望之后,发展核电似乎仍是大势所趋。

  2011年1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发展核电的决心不会改变。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也在近日透露:明年3月后核电有可能步入恢复发展的轨道,中国未来将是世界最大的核电市场。

  来自高层这样的表述使得人们确信:核电重启指日可待。在沉默了一年之后,中国核电市场已跃跃欲试。

  不过,由于《核安全规划》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尚未出台,2020年核电规模将会如何调整还未明确,也为2012年中国核电产业增加了不确定性。

福岛之殇

  2011年3月11日,日本9级强震引发的海啸越过防波堤,造成福岛第一核电站停电。随后,多台机组相继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核事故达到了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同样的最高等级7级。

  全球性恐慌随即发生。虽然超设计基准事故定论了此次灾难,但仍然难抑欧洲反核浪潮。2011年5月30日,德国率先作出弃核决定,到2022年关闭所有核电站。为此,德国不得不新建17吉瓦燃煤电站弥补能源缺口。此外,瑞士决定关停所有核电站,意大利也公投否决了重启核电的计划。

  但一直试图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欧盟却无法集体放弃核能。核能技术领先的法国明确表示,不会放弃新一代核电站的建设计划。芬兰、瑞典和捷克等国对核电发展也仍然持扶持态度。

  分析人士指出,地缘政治压力是各国选择核能的主要原因。对于法国来说,核电技术不仅仅是法国技术和利益的代表,更是本国能源独立的象征。同样,摆脱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也是波兰支持核电的重要原因。

  近日有消息称,美国核能监管委员会(NRC)已经核准西屋公司AP1000反应堆修订版设计,可用于美国市场。这将有助于美国重启核电站建设。

  一直以来,核事故对核电发展的打击都是致命的。如在经历了三里岛事故之后,美国核电停滞了30年。但在强烈的国际能源需求的驱动下,福岛核事故并未如环保人士设想般对核电工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辉煌不再?

  福岛核事故发生5天后,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决定:全面评估我国核设施,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暂停审批核电项目,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

  2011年12月12日,环保部发布消息称已通过《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送审稿)》,将提高核安全标准。

  安全检查和总结吸取福岛经验教训贯穿我国核电事业的2011年。

  与此同时,核电地位无法取代的声音逐渐增大。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认为,若按照原规划,核电停滞需要额外再增加2亿千瓦风电或者4亿千瓦光电。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研究员姜克隽也对记者表示,为实现非化石能源发展目标和我国承诺的减排目标,中国不发展核电别无选择。

  目前看来,2012年重启核电审批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但发展规模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我国2020年核电发展目标历经多次调整。从2007年提出的4000万千瓦,到后来调整为7000万千瓦,再到2011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提出的8600万千瓦,短短几年之内,目标已经翻番。而据估计,到日本311地震发生时,我国完成核电厂址初步可行性研究、准备新上的核电项目总规模已达到2.26亿千瓦。

  这些数字见证了我国核电发展的亢奋。

  随着国务院调整《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分析人士指出,核电发展或难再现昔日辉煌。

路线之争尘埃落定?

  福岛核事故导致的安全性考量还使得国内一直存在的路线之争向三代技术再度倾斜。

  在因福岛核事故中止谈判9个月之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西屋电气公司日前表示,将重启与中国的谈判,推进最新型号核反应堆的安装。

  目前我国二代、二代加及三代核电堆型并存,同时拥有美、法、加、俄和自主研发5条技术路线,新建核电机组以自主研发的二代加技术为主,但斥巨资从西屋公司引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被认为是未来主流堆型。

  据悉,三大核电公司正在建立第三代技术AP1000的统一标准和图纸,力争将来快速标准化建设第三代核电站。

  根据协议,AP1000技术将100%完整转让,关键设备也将100%国产化。不过,西屋电气公司首席执行官坎德利斯指出,未来4到5年,西屋在华业务主要是建设反应堆,因为中国国内零部件制造商还不具备生产必要零部件的能力。

  据记者了解,我国生产三代核电设备的成品率不是很高,很多锻件需要向日本和韩国采购。尤其是AP1000的核岛设备提供商为日本东芝控股的西屋公司,常规岛设备供应商则为日本三菱。随着三代核电技术路线的确定,日本企业将进一步渗透中国市场。

  因此,国内相当多专家仍然倾向于选择二代技术。多位核能专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三代技术大规模商用之前,二代加技术应是主导堆型。

  但近日有媒体报道,在福岛核事故后国务院专门召开了技术路线问题座谈会,以前很多反对引进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声音,在那次会议上也都基本认同了其安全性。

  有消息称,在《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中,有可能将一些未经审批的二代项目改为建设三代项目。

  实际上,长期以来,缺乏自主知识产权是中国核电发展的最大障碍。近日出台的《能源科技十二五规划》中也专门提出:到2015年,将形成自主知识产权的堆型及相关设计、制造关键技术。

  2012年新年前夕,在考察了印度和日本之后,比尔盖茨再次来到中国,意图合作开发行波堆。行波堆被称为四代加甚至是第五代核电技术,还处于研发初期。比尔盖茨的选择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发展核电阻力较小。但是,向理性回归的中国核电是否会成为各种堆型的试验场,还需拭目以待。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