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机一生的“粮仓老鼠”——大秦丞相李斯

作者: admin 分类: 一些分享 发布时间: 2019-05-04 15:01

李斯是秦代著名的政治家,在秦灭六国的过程,在统一后的制度建设之中,他都起过重要的作用。

李斯从一个郡小吏做到了统一的大秦帝国的丞相,是古代的励志典型,但最终却落得个“腰斩于市,夷三族”的结局,这和他一生信奉的投机思想是分不开的。

读《史记·李斯列传》会发现,李斯的投机思想在少年时就已经形成。

李斯是楚国人,少年时候曾在家乡上蔡担任过郡小吏。在此期间,一件平常的小事,给年轻的李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决定了他一生的人生追求。他在做郡吏时,看见厕所里的老鼠吃着脏东西,每当听到人或狗经过时,就得急急忙忙逃走;而那些住在粮仓里的老鼠,吃着囤积的粮米,也不用担心人和狗的惊扰。李斯恍然大悟,感叹说:“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意思是说,一个人有出息或是没出息,和老鼠是一样的,是由他所处的环境决定的。

所以,李斯从此认定,人生的最高目标就是做一个“粮仓老鼠”。这一观念伴随了他一生,成了他每一次面对抉择时所奉行的最高准则。

李斯后来做了荀子的学生,向荀子学习“帝王之术”。荀子是一个大学问家,是战国晚期儒家思想的集大成者,但李斯拜他为师,并不是为了学问,而是为了学到出人头地的手段。所谓的“帝王之术”,就是帮助帝王治理天下的学问,李斯在为成为“粮仓老鼠”做知识和理论的储备。

所以,他觉得自己已经学成之后,就向老师告辞,他说:“诟莫大于卑贱,悲莫胜于贫困。”他认为,人活着,最耻辱和可悲的事情就是卑微和贫困,他要出人头地,他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粮仓”。在当时,六国的国势都已衰微,只有秦国最为强盛,于是,李斯就西行入秦去寻找机会。

到了秦国,李斯做了秦相吕不韦的门客,吕不韦很赏识他,任命他为郎官。这使他得到了一个游说秦王(即后来的秦始皇)的机会,他劝秦王抓住机会统一天下,他建议秦王离间各国的君臣关系,派谋士带着珍宝收买各国的著名人物,如果不能收买,就派刺客去刺杀,然后在派兵攻打。秦王采用了他的计谋,并任命他为客卿。

初到秦国的第一次投机行动就大获成功,但李斯没能高兴太久。韩国人郑国来秦国作间谍的事情败露了,秦王发出了“逐客令”,凡是客卿一概驱逐,李斯也在其内。

李斯当然不甘心就此被赶回楚国,他决定赌一把,冒着触怒秦王的危险,他上了一封《谏逐客书》。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出色,在历史上也是大大有名,鲁迅在《汉文学史纲要》里就说:“秦之文章,李斯一人而已。”这篇文章说理透彻,充分说明了“逐客”对秦国的危害。秦王被说服,废除了逐客令,恢复了李斯的官职。

豪赌取得了成功,李斯逐步得到了秦王的信任,官至廷尉。

这时,另有一人得到了秦王的关注,就是李斯的同学韩非。韩非是韩国的贵族,他继承了荀子的学说,是战国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君主专制理论。

韩非口吃,不善言辞,但善于著述。他所写的《孤愤》、《五蠹》、《说难》等文章流传到了秦国,秦王读后,赞赏不已,他说:“我要是能见到此人,和他交往,就是死了也没有遗憾了。”不久后,秦国攻打韩国,韩王派韩非出使秦国求和。秦王很喜欢韩非,但一时还没有决定是否要留用他。

早在同学期间,李斯就知道韩非的才能远远超出自己,这时他想,如果秦王重用韩非,会不会占了自己的“粮仓”呢?于是他就向秦王说了韩非的坏话,他说:“韩非是韩王的同族,他爱自己的国家,这是人之常情,他最终也不会被秦国所用的。如果大王把他放走,对我们是不利的,不如把他杀掉。”秦王信了李斯的话,就下令把韩非抓了起来。韩非没有办法,吃了李斯送来的毒药,自杀而死。

韩非死后,李斯没有了对手,可以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能,在秦灭六国统一天下的过程中,他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在秦王成为“始皇帝”后,他也成了大秦帝国的丞相。这时,“粮仓老鼠”的梦想已经实现,需要做的就是看好自己的“粮仓”,不要被别的“老鼠”占了。

为了巩固地位,李斯不断迎合秦始皇,提出了一系列的政治措施。他反对分封制,坚持郡县制,主张焚烧《诗》、《书》,禁止私学,主张中央集权。是非功罪,难以一言以论,总之,他的这些主张均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他在王朝里的地位也达到了巅峰,长子李由担任三川守,儿子们都娶的是公主,女儿也全都嫁给了秦王朝的公子。有一次,李由告假回家,李斯在家中置酒,朝中百官都来道贺,门外车马无数。李斯自己也感叹:“可谓富贵极矣。物极则衰,吾未知所税驾也!”税驾是指归宿,李斯也清楚物极必反的道理,可惜却不能急流勇退,让出那个虽然可以带来富贵,却也能招致祸患的“粮仓”。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五次出巡,李斯、宦官赵高以及始皇的少子胡亥随行。在返回的路上,秦始皇得了重病,不久死在沙丘(今河北钜鹿县东南)。《史记》记载,在临死前,秦始皇让赵高写下诏书,让长子扶苏回都城继位。扶苏因为多次直言劝谏,当时被派到上郡监督军队。

皇帝突然去世,李斯怕引起天下大乱,不敢把消息泄露出去,就每天照常让人送水送饭,百官也照常奏事,让宦官在车里假传皇帝的命令。知道秦始皇死讯的,只有胡亥、李斯、赵高和几个亲近皇帝的宦官。

赵高做过胡亥的老师,就想让胡亥继位,他就可以掌握大权。他扣下了秦始皇给扶苏的诏书,劝的胡亥动了心。但在这时,能起到决定作用的是丞相李斯,如果李斯不同意,他们的图谋就无法成功。

赵高成功地说服了李斯,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他早已看透了李斯的为人,知道他没有什么原则立场,只想长保自己的荣华富贵。他对李斯说:“君侯自料能孰与蒙恬?功高孰与蒙恬?谋远不失孰与蒙恬?无怨于天下孰与蒙恬?长子旧而信之孰与蒙恬?”

蒙恬是秦朝的大将,长子扶苏的亲信。李斯自知无论是能力、功劳、谋略,还是在扶苏的信任上,自己都比不上蒙恬。所以赵高说一旦扶苏继位,一定会用蒙恬为相,李斯的地位就保不住了。

李斯做出了一生当中最重大的一次投机行为,为了长保自己的“粮仓”,他和赵高合谋,假传皇帝的诏书,立胡亥为太子,并赐书给长子扶苏,斥责扶苏“无尺寸之功”、“不孝”,命令他自杀,同时责备蒙恬“不忠”,也命令他自杀。收到信后,扶苏自杀,蒙恬不肯自杀,被囚禁,最后服毒而死。

这样,胡亥就顺利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李斯也保住了丞相的位置,但朝廷大权却落在了赵高的手中。赵高怂恿二世一边纵情享乐,一边用严酷的刑罚惩治臣民。天下很快大乱,陈胜、吴广率先起义后,各地纷纷竖起反秦大旗。

李斯为了保住地位,一直阿顺二世,不敢直言劝谏。这时,他的长子李由镇压农民起义军吃了败仗,李斯害怕二世怪罪,就顺这二世的心意,提出一套“督责之术”,意思是说君主对臣下要独断专行,要驾驭群臣,不能受臣下的影响。只有这样,君主才能随心所欲,群臣百姓也就不敢造反了,君王的地位才能稳固。二世很高兴,对天下的统治就更加严酷了。

李斯剧照

赵高的权位越来越高,就想取代李斯的丞相之位。他故意对李斯说:“如今天下大乱,我找个机会,你去劝劝皇上。”李斯以为赵高是好意,就去劝谏二世。赵高故意找了个二世正与美女寻欢作乐的时候,让李斯去求见。二世很生气,说我空闲的时候丞相不来,现在故意来扰我。赵高就趁机说李斯的坏话。李斯后来知道是赵高在算计他,就上书揭露赵高,但二世只信任赵高,赵高说:“丞相是要陷害我,我要是死了,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于是二世就下令把李斯关进了监狱,让赵高去审判他。赵高借机诬陷李斯和他的儿子李由要谋反,对李斯严刑逼供。李斯被迫承认谋反,他想给二世上书辩解,却被赵高扣下。

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七月,李斯在咸阳街市上被腰斩。他和他的次子一同被押上了刑场,他回头对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意思是说我想和你再牵着黄狗到上蔡东门去打猎,又怎么办得到呢?说完之后,父子二人相对痛哭。李斯死后,被“夷三族”,家人也全部被杀。

纵观李斯一生,从谏逐客到辅佐始皇,从陷害韩非到提议焚烧诗书,直到立胡亥杀扶苏,他一直都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在投机。这个投机了一辈子的“粮仓老鼠”最终落得了这样一个可悲的下场,在临死之前,他才觉得普通生活的可贵,却是为时已晚。正像李白所感叹的那样:“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