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军突然增兵且天气恶劣,此人却说:这一仗可以打,错了我负责!

作者: admin 分类: 体育 发布时间: 2019-05-16 09:08

1948年2月底、遵照华东野战军的部署,聂凤智率第九纵队投入胶济路西段作战,第一仗就是打周村。

周村位于济南、潍县之间的中心点上,是胶济铁路西段作战的战役核心所在。此处由蒋军整编第32师驻防,总兵力4万多人。敌军在村外围筑起高大围墙,挖有战壕,并布下铁丝网等障碍物,工事坚固。

山东兵团在部署胶济铁路西段战役时,曾召开作战会议,提出过两个方案:A方案是九纵先打长山,七纵打张店,然后视情况发展,再取周村;B方案是九纵先打张店、后打长山,七纵打淄博,在扫清外围之敌的基础上,两个纵队夹攻周村。

对A、B两个方案,聂凤智持保留态度。他说:“兵团提出的两个方案,自有道理。照那样去打,我们背靠根据地,进可攻,退可守,层层剥皮,逐次攻击,是稳中取胜的办法。但是,这两个方案都是先从敌人外围打起,一层一层往里‘啃’,可能会拖延战役时间,付出相应的代价。”

聂凤智点燃一支香烟,使劲地吸了一口,接着说道:“胶济路西段战役是中央军委和华野解放全山东作战部署的第一个战役。打好这一仗,对于争取时机、鼓舞士气、激励群众、震慑敌人,将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一定要打得快,打得狠,干净利落,首战大捷。”

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他提出了C方案:采用“挖心战术”,钻到敌人肚子里打,七纵打张店,九纵打周村,砸烂他们的指挥部,然后迅速扩大战果!”

听了聂凤智的意见,有的同志说:“按照老聂的C方案,如果打得顺手,是可以争取时机,缩短战役时间。只是长途奔袭,钻到敌人里头去打,四面受敌,太冒险!”

为了说服大家,消除顾虑,聂凤智将几天前侦察到的情况向与会人员作了介绍。他说:“周村守敌整编32师,半年前被我刘邓大军在巨野聚歼,后以其残部为骨干,扩充成141旅,战斗力并不强。今年2月间刚从兖州调来周村,人地生疏,守备区内部指挥关系一时难以协调。整个守备区布防方圆约百余里,兵力分散,各点守敌之间空隙大,驻防周村的实际兵力只有5个营3000人左右,城防工事,缺少纵深配备,防守懈怠。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以主力一部直接楔入周村,打它一个措手不及,将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战果。至于险与不险,不能说死,如果攻击的时机选择得当,攻击的对象选择准确,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取胜的把握性反而更大。这就是‘有险才有奇’的道理。”

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说:“军事斗争,一点风险也没有是不可能的,我们要消灭敌人,敌人要消灭我们,这本身就包含着一定的风险!”

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也果断地表态:“好!就按老聂的办法打,远道奔袭,直取周村,十三纵、渤纵、鲁纵阻击邹平、淄川、胶县、青岛援敌,于3月11日发起全线攻击!”

3月1日,聂凤智率九纵从掖县出发,向周村一开进。9日,到达广饶一带驻扎。是夜,聂凤智亲自率领担任突击任务的师、团、营、连指挥员,化装抵近周村周围察看地形。

经过仔细观察比较,主突方向选在周村东门。“天有不测风云”,10日黄昏,九纵正向周村穿插途中,忽然大雨倾盆,雨水淹没了道路。入夜,雨下得更凶,四周漆黑,对面不见人影,行军队伍全陷在泥泞之中,弹药装备也全部被浸湿。部队前进十分艰难,一夜仅走几华里,未能按时赶到作战地域。

11日拂晓,七纵一举攻占张店,俘敌4000多名.张店在周村东20公里。张店一打,周村守敌,32师师长周庆祥猛然警醒,他一面急电济南向王耀武求援,一面命令驻守长山、桓台、邹平、齐东之敌,火速向周村靠拢,以求固守。一日之内,周村敌人总兵力已由原来3000人突增到1.5万人,也就是一下子增加了4倍兵力。

面对这一重大变化,打还是不打?纵队指挥所寻一处路旁的小村庄,开会研究。

多数指挥员认为:现在周村之敌兵力急剧增,这场大雨于我行军、作战都很不利、如果贸然攻击,诸多不利。兵团和纵队党委战前都作过明确决定:如敌情变化大,暂不攻击,可相机行事。

面对滂沱暴雨,听着大家不无道理的主张,聂凤智的脑海中反复权衡着打与不打的利弊:不打,当然是安全的,而且有充足理由;打,有失败的可能,就意味着要承担招致失败的全部责任。然而胶济路西段作战,周村是关键,打迟了,拖延了,就会使周村之敌赢得调整部署、加固工事的时间,加之济南、潍县之敌下决心来援,就要造成全局被动。

聂凤智又想:这场大暴雨,虽然阻碍了我军达到作战地域的时间,但也给我们帮了忙,敌人是不会想到我们在夜雨中攻击,我们更容易出奇制胜。周村守敌仓促增加,交接不清,部署混乱,我恰好可打它个立足未稳。加之,张店之敌被歼,敌人受到震慑,军心动摇……

聂凤智果断提出:周村还是要打,而且要连夜打,并陈述了自己思考良久的理由。

然而,主张暂时不打的同志没有被说服,两种意见终难一致。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同志建议:请示一下兵团首长,然后再定。

可是,由于电台淋雨受潮,无法与兵团联络。路途遥远,雨夜茫茫,派通信兵去联系也不可能。众人一时间一筹莫展。

聂凤智看着摇曳不定的烛光,听着口袋里嘀嗒作响的怀表声,更是心焦难耐。

最后,聂凤智打破茅屋里的沉寂,斩钉截铁地说:“战机难求,稍纵即逝。我作为军事指挥员,今天由我下决心,错了我负责。我可以立‘军令状’!”

打,就这样敲定了。

聂凤智亲临前线指挥,12日拂晓,九纵向周村发起猛烈攻击。攻城各部打得十分顺手。全纵共选10个攻击点,短时间内,先后成功地突破7个。

国民党32师师长周庆祥,怎么也没有想到“共-军”这么快就打到他的头上。九纵发起攻击时,他正在忙于召开紧急作战会议,研究固守计划,重新部署防务。会未开完,城外枪炮声四起,敌军顿时乱成一团,没来得及组织反抗,就稀里糊涂地做了我军的俘虏。

九纵各部在纵深战斗中,像一把把锋利的尖刀,迅猛穿插,把敌人分割成6大块,逐一聚歼。经过10个小时的战斗,周村守敌1.5万人被歼。仅周庆祥带几名亲信,化装后从城墙下钻水洞逃走。

战后,兵团许世友司令员对九纵给予很高评价:“周村一仗,使战役全局都活起来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