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哥:区块链+制造业三部曲之一,从比特币到区块链

作者: admin 分类: 体育 发布时间: 2019-06-06 11:26

  每一项伟大的技术创新背后,都有一段锈迹斑斑的历史。

  兔哥

  大家好,这两天北京风大雪紧,兔哥决定休息两天,在家扯淡,顺便把之前欠《中国工业评论》和《人民日报》的两篇稿子交了。

  为了给工业评论完稿,梳理了一段历史,所以今天咱们来说说区块链。

  说起来,兔哥算是中国第一批数字货币投资人,因为当年最早把比特币技术引入中国的某位极客恰好是我基友,所以我接触这个东西应该比大多数人都早。

  不过我很早就套现退出,没有在币圈里晃悠,也就不像李笑来他们那样有名气。

  这几年,我还是冷眼看着中国数字货币圈的几起几落,所以今天,我先跟列位看官聊聊从比特币到区块链的这段历史。

  由于知晓太多腌臜内幕,我觉得还是悠着点说,免得被人暗杀

  我们通常听说的是这样一个故事:

  2008年末,一个叫中本聪的神秘人在网上发布了一篇论文,发明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东西比特币。

  后来中本聪失踪了,比特币却慢慢在极客的推动下发展了起来。

  2010年,佛罗里达州一个程序员用10000个比特币买了两张披萨,比特币第一次被当做货币使用。

  后来中本聪神秘失踪了,比特币却在极客们的坚持下发展了起来,有一段甚至火爆异常。

  再后来各国开始打压,比特币就沉寂了。

  直到最近,又冒出来一个叫区块链的东西,这个东西被各种大V称赞为一种颠覆性的技术。

  以上。

  好,兔哥现在帮你们一一戳破这些媒体制造出来的谎言。

  首先,神秘的中本聪不是随便在天涯论坛上发表一篇帖子就火了的,他又没钱做百度推广他当时其实是在一个邮件群组里发给一些圈内朋友的。

  这个圈子叫做密码朋克,大概成立于1994年,是活跃在互联网上的一群密码天才组成的,他们基本都是理想主义者,不信任政府对于隐私的保护,希望自己做出一个能够保护隐私的软件。

  密码朋克里有很多大神,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之一。

  事实上,从1994年到2007年之间,密码朋克成员亚当贝克(Adam Back)、哈伯和斯托尼塔(Haber and Stornetta)、戴伟(W Dai)等人先后发明了哈希现金、时间戳、B-money等技术。2004年,朋克成员哈尔芬尼(Hal Finney)还推出了自己版本的电子货币。

  这一系列的技术新思想,后来都被中本聪吸纳进了比特币的体系里。

  所以人类的创新从来不是由某个超人的天才单点突破而来的,而是通过网络化的协作,在技术积累到一定阶段后突破阈值而来的,只是我们通常只会看到那个突破点上的人,因为他承接了所有的势能。

  对于政府的创新管理者,你要思考如何构建这张网络而不是招揽来一两个超级科学家。

  对于创新者,你要思考如何成为那个正好坐在突破点上的人。

  拉回到我们的故事中来,我们来看看中本聪和比特币是如何站上那个突破点的。

  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世界各国为了应对危机,开始量化宽松政策。

  超发的货币开始大量稀释民众手中的财富,在美国引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对于货币政策的批判风起云涌。

  比特币正是在这个极其特殊的时机,登上历史舞台的。

  2008年10月31日下午2点10分,在一个普通的密码学邮件列表中,几百个成员均收到了自称是中本聪的人的电子邮件,我一直在研究一个新的电子现金系统,这完全是点对点的,无需任何可信的第三方,然后邮件将他们引向一个九页的白皮书,其中描述了一个全新的货币体系。

  媒体故事中,这件事引起了整个极客圈的轰动,然后比特币就横空出世。

  其实这是胡扯。

  中本聪的比特币,我们这些死老百姓一听觉得耳目一新太神奇了,可是一位密码朋克的朋友亲口跟我说,他们当时其实并没有感觉有多了不起。

  因为比特币基本演进于前人的技术思想,我们外行人看到的是一大步,而每天查看邮件的他们看到的其实只是一小步。

  今天工业4.0的标杆企业青岛红领,被圈外人追捧,却被圈内人嗤之以鼻,就是这个原因。

  距离产生美,泡妞是这样,创新亦如此。

  虽然响应寥寥,这个中本聪还是决定继续把自己的研究搞下去。

  这么轴,我猜他还真是个日本人

  于是16天后,他放出了点对点支付代码的先行版本,比特币正式问世。

  然而反应还是不多。

  群众是麻木的,没人挖矿,那我自己来吧。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挖出了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并获得了首矿奖励50个比特币。

  这个时候,中本聪做了一件在我看来非常正确的事情。

  在创世区块中,他写下这样一句话: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财政大臣站在第二次救助银行的边缘)

  这句话是当天泰晤士报头版的标题,中本聪将它写进创世区块,强烈的表达了他对旧金融体系的嘲讽。

  更关键的是,从这一刻起,比特币就不仅仅是个新技术,而是把自己定位为新旧两个金融体系的较量工具。

  后来大佬们的纷纷入局,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个世界上的大佬们,永远处于争地盘争资源之中,作为一个屌丝创业者,你能不能成为他们争斗的焦点,决定了你能在多大程度上调动资源。

  2009年10月,比特币首次拥有了自己的汇率,1美元兑换1309.03个比特币。

  2010年,我们熟悉的故事发生了,佛罗里达州程序员拉兹洛.汉耶克完成了首次比特币的真实交易,花费10000个比特币买了两张披萨,这戳中了整个数字货币圈的G点,极客们看到了比特币的前景。

  然而这个标志性事件其实就是刻意的忽悠,因为当时的披萨店并没有直接接受比特币付款

  真相是,这个程序员汉耶克先将比特币发给英格兰的一名志愿者,然后由这位志愿者刷信用卡购买披萨给他。

  高级托有木有

  所以你可以看出来,当时的比特币仍然不过是一个极客圈子的玩物而已。

  这也是几乎所有超前性技术创新的归宿,成为黑科技供人崇拜瞻仰,但是啥用没有。

  极客,永远只是极客,他们靠理想主义是做不成事情的。

  那后来比特币是怎么进入公众视野,席卷全球的呢?

  主要还是由于两股力量的注入。

  第一,是金钱的魔力。

  2010年7月,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事件,就是MT.GOX的成立。

  它原本只是一个游戏卡牌的交易平台,比特币初始的那些极客,因为相信去中心化货币的信念,就开始在上面买卖比特币(其实就是自己给自己当托)。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上面交易比特币,这家网站就慢慢抛弃了原有的业务,变身成为了最知名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一度垄断了全球80%的比特币交易。

  交易带来市场价格,价格带来经济利益,大量的商人和炒家开始进入数字货币圈。

  从后来MT.GOX因为涉嫌欺诈等问题倒闭就能看得出来,这些人是纯粹的商人,他们没有任何信仰和理想,只是逐利而已。

  从这一刻起,他们开始取代密码极客,成为推动数字货币发展的主要力量。

  理想主义创新者的窘境是,如果他们想成功,有一天就必须与魔鬼媾和。

  因为利益,只有利益,才有驱动人们的魔力。

  第二,是理论的支撑。

  跟充满理想主义的极客比起来,这些新晋的商人和炒家们更清楚,一个简单的密码学创新是不足以让人们兴奋的。

  为了拉升币值,必须要找到一个更宏大的故事,才能骗傻子们入局接盘。

  所以他们开始翻箱倒柜,积极的为比特币寻找理论依据。

  奥地利经济学派就这样进入他们的视野。

  这个学派诞生于19世纪70年代,因为几位奠基人都是奥地利人而得名,至今仍然是一个经济学界的少数派,经济学圈外人士几乎很少听到这个名字。

  好吧,大学时学过宏观经济学的兔哥其实也没啥印象了,估计是我逃课太多了

  不过小不小众不重要,恰好这个学派的代表人物,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曾经提出一个理论:

  货币是先于政府产生的(贝壳币等),只是后来被政府权力所垄断,用于对民众的剥削。当下政府基于凯恩斯经济学理论,使用货币政策调控经济是饮鸩止渴。他进一步认为货币应该由私人随意发行,然后各种货币在市场上自由竞争不断淘汰,最后必然会有一种优质的一般等价物被大众接受,成为公认的货币(比如黄金就是这样自然成为通用货币的)。

  如果混过专家圈,就会知道理论的正确与否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自圆其说,能忽悠住别人就行。

  哈耶克的理论让比特币圈的炒家们如获至宝,他们开始以此为依据,大肆宣传比特币对于传统货币体系的颠覆,具体宣传场景和手段请参见中国的传销组织。

  同时由于哈耶克认为通货紧缩是一种健康的经济状态,炒家们就此宣扬比特币的2100万上限是合理的,比特币的单位价格未来将随着社会总财富的增加而无限上升。

  赶紧买吧,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政治高手之所以在政治上能够成功,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掌握了这个商业上的道理:

  对人(尤其是对大众)既要许之以利,又要动之以情,但绝不可以诉之以理性。

  正是由于商人和理论这两股力量的加入,比特币才从一个普通的技术创新迎来的自己的春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比特币是未来的趋势并加入其中,比特币的价格也就开始不断攀升。

  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在这个时候突然神秘消失了,至今也没有找到此人的准确身份。

  我猜想他不是故作神秘,而是心灰意冷。

  一腔理想主义做出的黑科技,最终还是沦为商人和资本的游戏。

  这也是所有创新创业者的悲剧。

  反过来说中国的数字货币圈,大概是在2010年萌芽,到2011年才逐渐形成一个小圈子。

  不过这个圈子一直非常小众,我本人开始玩比特币的时候,中国的数字货币圈非常活跃的人士其实还不超过100人。

  可以理解,比特币这套理论传到中国的时候,早已被歪曲多次,跟传销已经没啥两样,加上什么无政府去中心化,在中国自然没有市场。

  但是历史就是这么有趣,你只要坚持一套理论反复的去说,总能等到自己的机会。

  即便是传销理论也一样。

  时间到了2013年,中国的互联网发展进入了一个爆发期,各种现象级互联网创新层出不穷。

  尤其是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势头强劲,什么股权众筹、P2P、普惠金融,雨后春笋般在中国出现。

  此时媒体也大肆渲染,什么余额宝颠覆银行之类的消息,传统行业对于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一种不理性的恐慌和崇拜境地。

  而当时的政府为了鼓励创新,对于新生事物也就比较宽容,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山寨币像梦魇一样出现在神州大地。

  所谓山寨币,就是依据跟比特币同一套理论体系,简单改良代码后创造出的数字货币。

  这玩意儿你说它是钱它就是钱,说他是骗子它就是骗子,全看你自己,反正愿者上钩。当时在中国很火,兔哥自己也曾耐不住寂寞打算去搞一款。

  圈钱谁不会啊,尤其兔哥这么擅长忽悠。

  数字货币圈曾经流传比特币是金,莱特币是银,以及比特币是美金,元宝币是人民币之类的说法。

  2013年中,中国第一款山寨币,元宝币在开源社区公布。

  它的全中文界面大大降低了参与门槛,连大妈也能参与,数字货币圈开始急速膨胀。

  几乎与此同时,打着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旗号,各类数字货币交易网站开始在中国兴起,高峰时期每天甚至有过亿的交易量。

  号称过亿,实际你懂得

  到了2013年下半年,主流媒体开始关注和探讨比特币,兔哥还去电视台做过几次节目,一群经济学家吵架那种。

  当时还20几岁一文不名,只是炒过几天币的兔哥都能去跟经济学界的泰斗们论战,可见这个圈子当时根本还没有什么大神,你只要敢发出声音,你就是大神。

  一如今天兔哥在工业4.0这新兴的圈子做网红一样,其实当年我已经尝过一次甜头。

  这些宣传在客观上都促进了比特币的知名度,吸引了大量风险投资基金的进入,各种山寨币的价格开始持续蹿升,数字货币圈进入全盛时期。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一个传销组织在美国是没有多大市场的,因为它的监管太成熟。

  但是当传销组织到了传销的沃土,中国,就会发酵出可怕的结果来。

  数字货币是个全新的东西,根本没有市场监管,而且当时政府应对各种互联网金融创新,分辨不出哪个真哪个假,只好暂时先放任自流,所以比特币就出现大量的乱局。

  因为这样一个标榜不信任银行,去中心化的货币,却是由中心化的交易平台控制,而且这些平台毫无监管,比银行不靠谱一万倍。

  比如一些比特币交易平台人为操纵价格,价格高的时候虚增货币卖出去,价格低时再买回来,无风险套利。还有一些平台私自设立资金池,变相非法传销等等。

  同时由于比特币的匿名属性,北京曾有一些人把它用于色情、毒品和非法洗钱交易当中,甚至还有买卖军火的,给社会造成了严重的隐患。

  到了2013年11月,我在北京台做完一期节目,刚出来就看到了新闻,五部委终于出台联合政策打压比特币。

  出身红色家庭,又红又专的兔哥当时就决定彻底退出币圈。

  当然,这也是因为我早就套现了。

  如果还有持币,自然还得硬着头皮坚持下去。

  政策出台的当天数字货币价格就一泻千里,因为之前曾经数百倍的增长,大量高位入局的炒家被套牢,比特币彻底进入了冰冻期。

  冰冻是冰冻,但是你可要知道,很多人手里还有币呢!

  这些人可不都是大妈,能够认赔的主,里面不乏一些大佬甚至风投机构。

  如何才能为比特币找到第二春呢?(如何才能把手里的币卖给韭菜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数字货币圈两年之久,很多人离开了,只有一小部分坚定信仰的人,还有那些被套牢又不甘割肉的人留下来等待时机。

  直到2015年,一个意外的事情带来了转机。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洪都拉斯的艾女士突然被警方要求从自己居住了30年的房子里搬出去,原因是房地产局的系统里,她的房子也登记在另一个人名下。后来艾女士费尽千辛万苦才证明了房子是属于自己的,但此时房子已经被强制拆除了。

  这个简单的故事在2015年10月,被《经济学人》杂志上刊登在了权重位置。用一个简单的例子刻画了当前信息化社会中,记录可以被随意篡改的事实。

  那么如何能避免这种情况,保护数据的准确和不可篡改呢?

  当当当当,答案揭晓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Block Chain)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篇文章把数字货币以外的应用打开了一扇窗户,数字货币圈的人终于又看到了曙光!

  很快,万向集团在上海召开了一场区块链-新经济蓝图的全球区块链峰会。

  这家公司是一个做汽车零部件起家的传统企业,前几年开始琢磨互联网金融转型,比特币和区块链就成为了他们选中的标的。

  于是几位币圈大佬(兔哥就不提名字了)做主,从以往的翻译中选了个新词,把区块链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抽离出来。

  大会当时到场了很多之前玩比特币的圈内人士,很多壮士从比特币的泥潭里挣扎而出,摇身一变,成了区块链技术专家,比特币自此通过区块链洗白。

  接下来的三个月中,麦肯锡、德勤纷纷发表有关区块链的研究报告,中国央行也在京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

  同月,英国政府发布《分布式账本技术:超越区块链》,将区块链上升为国家战略层面。

  这几件事情密集的发生,导致比特币的一小部分区块链迅速蹿升为一个热门的技术创新,而先于区块链产生的比特币概念反而成为了一场应用实验。

  不得不说,大众看待某个行业的眼光,是很容易被舆论导向的。

  所以你们可以千万不要小看造新词的作用。

  人类历史一次次证明,形式主义确实有安定人心的作用。

  这就好比一家公司新换了领导,首先得搞搞表面文章:

  把办公楼重新装修一遍,以前是红色的主色调,现在改成蓝色,给员工每人发一套全新的衣服,颜色、款式也和以前有很大区别。

  哪怕任何实质性工作都没做呢,这也可以轻易的全部营造出焕然一新的新气象。

  同时暗示每一个员工:我们和过去告别了,从此进入新领导的新时代了。

  好了,这就是从比特币,到区块链的故事。

  按照小学生习惯,总结个中心思想:

  1.所有起源于理想主义的技术创新,都必须学会与黑暗的资本力量妥协才能够成功。只有最纯粹的科学家+最邪恶的奸商才是创业的最佳组合。

  2.想把任何事情做大,都要学会托古改制。对于一个成功者来说,他既能从儒家经典中论证出资本主义的历史终结论,同样也能论证出儒家思想和共产主义是紧密结合的总之,不是经典怎么说他就怎么思考,而是无论他想干什么,都能从经典中找到依据。甚至是,领导讲什么,他就能从典籍中找出佐证来呼应什么。

  3.拉着哈耶克打凯恩斯经济学的段子告诉我们,学会给自己制造敌人是一项重要的政治技能,政治斗争永远要拉一派,打一派,切不可两面作战,两派一起打。就算要面对的只有一派,那也要先分化他们,然后再一拉一打,打掉一派之后,再来分化剩下的一派,依旧一拉一打。

  4.形式的重要性经常远远大于内容好比说佛教吧,如果全世界所有的佛经全部失传了,对寺庙的香火恐怕不会有一点影响,但如果修庙造像和各种开光啊,超度啊之类的仪式全不搞了,阿弥陀佛,想都不敢想

  5.每一次伟大的变革背后,其实都有一段见不得人的历史,即使今天区块链发展的如何欣欣向荣,仍然抹不掉当初比特币的斑斑锈迹。

  那么区块链到底有没有价值?

  当然有,否则兔哥就不会亲自参与孵化闪电网络的项目,还在这写软广告。

  没错,这是一篇给自己项目的软广告!

  那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对于制造业的影响又是什么呢?

  请看下集,区块链+制造业三部曲之二,《区块链到底是个什么鬼》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