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鳄们在中国核电市场的博弈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7-15 10:53

  中外抢占4500亿核电商机

  中国核电市场有多大?当中国政府放出大力发展核电信号之时,嗅觉敏锐的外资核电设备厂商早已开始行动。

  资料显示,世界单机规模最大的核电机组已被引入中国。未来几年,中国每年将新开工建设6到8台百万千瓦以上的核电机组,另有6到8台规模差不多的核电机组开始发电。

  根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到2020年中国核电投运装机将达到6000万到7000万千瓦以上,核电市场总投资将超过4500亿元。面对如此巨大的核电市场,中国核电设备厂商显然不情愿将这块大蛋糕拱手让给外商。

  外资曲线进入

  中国巨大的核发展商机自然吸引了全球的核电设备巨头。

  在核电设备领域,目前全球有多个顶级集团,如美国GE,日本日立、三菱重工、东芝,法国阿尔斯通,德国西门子等。

  阿尔斯通这家发电巨头不仅占据着全球水力发电设备市场超过四分之一的份额,作为全球排名第一的核电汽轮发电机组供应商,目前阿尔斯通已经在世界12个国家安装了超过180套汽轮发电机组设备,占全球总装机容量的30%以上。

  法国阿海珐和美国西屋负责核岛的建设。当蒸汽被核岛制造出来之后,便进入到常规岛,并转化成电能。阿尔斯通的技术优势便集中体现在常规岛设备的设计和生产方面:阿尔斯通的技术先进,且能无缝对接所有反应堆类型的汽机岛。所以,无论阿海珐和西屋怎样在前端反应堆领域鹬蚌相争,阿尔斯通都能在后台稳坐老大的位置。

  阿尔斯通近二十年来已经累计为中国50%左右的核电厂提供了常规岛的设备。在中国每一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电站,背后都有阿尔斯通的身影。从早年的中国第一座主要核电站大亚湾,到近年的岭澳一期和二期工程,近期的红沿河核电站,田湾核电站一期、二期,以及最新的利用第三代欧洲压水堆(EPR)的广东台山核电站,莫不如此。阿尔斯通的优势很明显。上述核学会人士评价。

  不过,外资身份让阿尔斯通也有所顾忌。为此,阿尔斯通与东方电气联姻,联合竞标,着力成为中国核电事业长久而稳定的合作伙伴。阿尔斯通一直非常看重中国市场的发展。按照新兴能源规划,未来10年中国核电装机将扩容10倍。阿尔斯通致力于在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上提供清洁的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阿尔斯通中国区总裁濮利康说。

  第四代才是下一代?

  被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可的下一代核电技术,与当代核电技术相比,是根本性革命性的变化,包括方案以及概念完全不同。

  俄罗斯能源部部长赫里斯坚科在2006年3月宣布,目前正在研制更安全的核电技术以及第四代核反应堆技术。目标之一就是部分取代煤电,极大地减少电力工业的温室气体排放。在俄罗斯核能发展战略中,核电在国家电力供应中的比例将从现在的16%提高到2020年的21%~23%。

  现在所谓的第四代核电反应堆技术才是被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可的下一代核电技术。 原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全国政协委员钱积惠说。

  钱积惠曾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担任了10年副总干事之职,其间一直主管国际核能的和平利用工作。他介绍,国际原子能机构一直致力于推动革新性核电站的研发,认为新一代核电技术的开发成功会大大加大世界核电的复苏。新一代核电站应该在核安全性、经济性和尽量减少核废物以及防止核扩散性方面,比起当代来有一个质的飞跃。实现了这一飞跃,才称得上核电更新换代的技术革命。

  美国能源部曾在2000年5月召集了多国核工业部门、科学院、国家实验室、国际组织和非国际组织约100名专家举行会议,确定了能够满足21世纪核能需要的第四代核电机组的5个特征要求。

  一是发电成本可以和本地区其他能源竞争;二是投资成本约为1000美元/千瓦,建造周期少于3年;三是不发生堆芯严重损伤事故,不发生需要厂外应急措施的事故;四是采用高燃耗的燃料,产生最少的放射性废物量;五是可以杜绝商业核燃料循环产生的材料作为核扩散的手段。

  上述五个标准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下一代核电技术的表述基本相同。

  核电第四代的发展目标是明确的。中国全面引进国外三代技术的理由之一,也是希望能够引进并消化之后,站在更高的技术基础上开发自己的技术。

  但关键问题是,由美国提出的六个第四代核反应堆的堆型,与当代核电技术,不论是第二代还是第三代都没有任何关系。

  钱积惠指出:第四代核电技术并不是在第三代技术基础上的延伸。它与当代核电技术相比,是根本性革命性的变化,包括方案以及概念完全不同。第三代技术不是第四代的必由之路。

  我们现在完全可以一边根据秦山二期的技术改进后建设自己的新核电站,一边加紧研发自己的第四代。这是钱积惠自2003年归国后便一直四处奔走呼吁的建议。

  第四代标准:科学还是政治?

  在美国准备发表有关第四代核电堆型标准的文件时,也发生过类似的辩论,但最终被美国能源部的官员否决掉了。因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目前国际核电界研究的第四代核电反应堆堆型,主要包括革新和安全的压水堆以及高温气冷堆等六个堆型。

  中国多数核电机组均采用了压水堆技术,但目前国内还没有关于第四代压水堆设计研究的正式立项。

  而高温气冷堆的研究,清华大学核研究院则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由欧洲主办的一份国际权威核电期刊Nuclear Engineeringand Design(NED)2002年10月第218期的一篇文章,正式将清华大学核研究院的高温气冷堆认定为第四代核电反应堆。

  早在1994年,清华大学核研究院便成功进行了10兆瓦高温气冷实验堆核安全演示,被当时参观的美国人称为一个安全性上的真实神话。因为在任何事故情况下,包括丧失所有冷却的情况下,不采取任何人为的和机器的干预,这个反应堆都能保持安全状态。

  当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美国核学会前任主席克达克先生对清华核研院的这一安全演示给予极高评价:中国这个满功率运行的球床模块式实验反应堆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座,它的技术及安全水平已走在了世界前列,美国希望从这个实验堆中学到更多的东西。

  但根据美国人2000年主导发布的第四代核电反应堆的堆型标准,高温气冷堆必须达到1000度以上并且产出氢气。这两个条件是清华高温气冷堆所不具备的。

  2005年9月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上,发生了一场有趣的争论。钱积惠向美国代表团发问:为什么美国能源部提出要超过1000度的超高温气冷堆作为第四代的候选目标之一,而不把当前南非和中国正在筹建的模块式高温气冷堆当作是可以最先实现的第四代?

  美国能源部的代表解释是:达到1000度的高温气冷堆才可以生产氢,而美国对于进入氢能时代有极大的热情。

  钱积惠辩论:我们现在的第四代讲的是核电站,不应该把能否生产氢作为判别的标准。

  会下,美国一位参与撰写第四代核电文件的专家告诉钱积惠,在美国准备发表有关第四代核电堆型标准的文件时,也发生过类似的辩论,实际上美国国内的专家也认同钱的意见,但最终被美国能源部的官员否决掉了。

  因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美国专家引用能源部官员的话说。

  那么,中国核电引进到底符合谁的利益?又是谁误读了政府关于自主创新发展核电的文件?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