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发展史》古埃及文学之三:传记文学2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5-05 13:01

古埃及文学之三:传记文学2

4.《桡夫长亚赫摩斯传》

新王国时期保存下来的传记作品《桡夫长亚赫摩斯传》,则向我们展示了一位普通士兵的成长道路。亚赫摩斯自传的铭文刻在其岩石墓室的一个墙壁上,在另一个墙壁上则刻有亚赫摩斯的浮雕像及其孙子帕赫利的小雕像。

亚赫摩斯原本只是一艘战船上的普通士兵,在随埃及法老的长期征战中,地位步步高升,一直晋升到将军。退役后,亚赫摩斯当上了其家乡涅赫布(今埃尔。卡布)州的州长。

从他的自传中可以得知,亚赫摩斯出身于戎武世家,其父阿巴纳是上下埃及之王塞肯连拉的一个士兵。亚赫摩斯是继承父业开始其戎马生涯的,当时他还是个未婚的青年,在" 野牛" 号船上当士兵,后来他又转到" 北方" 号船上,并因为作战勇敢得以跟随在法老身边,成为法老的御前侍卫。后来又被派到" 孟斐斯光明" 号船上去。

亚赫摩斯在其自传中记载的主要功绩包括:

其一,跟随法老参加了驱逐喜克索斯人的战斗,并在阿瓦利斯和沙鲁亨两战役中表现神勇,为最终攻陷两座城池立下了赫赫战功;

其二,跟随法老亚赫摩斯(与他本人同名)远征努比亚,驱逐努比亚的游牧人,并取得了胜利;

其三,镇压阿塔和特提安的暴动,亚赫摩斯本人在战斗中捕获了两名俘虏;

其四,跟随法老阿门霍特普一世远征努比亚,这次远征的目的在于扩大埃及的边境。在这次远征中,亚赫摩斯再一次向国王陛下展示了其非凡的勇敢,捕获了战俘和女奴献与法老,最后,护送法老阿门霍特普一世返回埃及。有鉴于此,亚赫摩斯被赐与" 陛下的战士" 的光荣称号;

其五,跟随法老图特摩斯一世远征努比亚,目的是讨伐境外的暴乱和击退来自沙漠地区的侵扰。亚赫摩斯表现神勇,被任命为桡夫长;

其六,跟随法老图特摩斯一世远征叙利亚,兵锋达到北部美索不达米亚。

《桡夫长亚赫摩斯传》作为反映军旅生活的传记作品,其价值首先在于,它反映了古埃及新王国时期士兵征战的一些具体的真实情况。士兵为法老征战,其最大的愿望便是博取法老的宠爱,从而得到大量的馈赠品,这一点与文官大臣并无二致。一个士兵得到法老的馈赠品的多少便成为其荣誉的象征,成为其价值的体现。亚赫摩斯在记述每次征战过程中,都忘不了记上因功受到法老的若干奖赏。在其自传的最后,甚至列出了他生前所得各种奖赏的清单。他所得的奖赏包括男奴和女奴、土地、黄金及其它物品等。

此外,古埃及的士兵在战争中还有利可图。那就是缴获战利品。亚赫摩斯在每次征战中都提及了他缴获战利品的情况,例如在攻占阿瓦利斯后,他记述道:" 我在那里又夺得战利品: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共四头。陛下把他们给我为奴隶。"

《桡夫长亚赫摩斯传》还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它记述了一个古埃及普通士兵的军旅生涯,而且时间跨越法老亚赫摩斯、阿门霍特普一世和图特摩斯一世等时期,实际上可构成一部军事史。它对研究这一时期埃及人抗击喜克索斯人,以及埃及与努比亚和叙利亚等地的关系等诸多问题都具有特殊的价值。

5.《帕赫利自传》

亚赫摩斯的后代并未继承他的事业而走上军事道路,其孙帕赫利的《帕赫利自传》可以作为明证。帕赫利与其祖父不同,他不是一位军人,而是一位文官。其政治生涯始于法老图特摩斯一世统治时期,一直持续到女王哈特舍普苏特统治时期。他担任过财政部门的书吏、涅赫布和云伊特两城的市长。

他还曾作过王子的师傅。由于所走的道路与其祖父不同,因此其自传的内容和风格与《桡夫长亚赫摩斯传》便截然不同。他凭借其文采、学识和品德博取了法老的宠爱。

他在自传中这样写道:

" 我受到心的指引,

走上国王赞赏之人所走的路。

我的芦杆笔使我名声卓著,

赋予我以议事权利;

它决定了我的前程,我(超过了)贵族。

……

我品德完美使我的地位高升,

我因洁身自好而受到征召。

……

我一贯诚实,

从不对人说谎。"

帕赫利的自传中还反映出一些" 伴君如伴虎" 的思想,他处事谨小慎微,唯恐出现差错:

" 在待君时我守口如瓶,

我害怕出错,

对全额付款我毫不疏忽,

对所控费用我不取分文。"

6.《泰姆荷太普自传》

值得一提的是,在古埃及,不仅男人有资格为自己树碑立传,妇女同样享有这样的权利。《泰姆荷太普自传》为此提供了有趣的资料。

泰姆荷太普生活在托勒密七世统治时期,十四岁出嫁,嫁给了孟斐斯普塔神的主祭司。婚后,她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唯独不生儿子。泰姆荷太普盼子心切,因此其任主祭司的丈夫便向神祈祷,祈求神灵让泰姆荷太普给他生养一子。不知是他们的诚心打动了神,还是事有凑巧,泰姆荷太普后来果然生有一子,取名英荷太普。泰姆荷太普死后,她的丈夫为她立了碑,并在碑铭上刻下了泰姆荷太普的自传。

《泰姆荷太普自传》表达了她对人间的留恋之情,她痛恨死亡,因此告诫世人要" 珍惜在世的时光"。这实际上反映泰姆荷太普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她在自传中诅咒令她早逝的死神:

" 至于死神,' 来' 是它的名。

所有被它召唤之人,

必须立刻赶到它那里,

他们的心因它而战栗。

神和人都不注意它,

但是,无论伟大还是渺小都归他掌握。

没有人能使他的亲属不被它牵走。

它宁从母亲怀里夺走她的儿子,

也不要它身边的老人。

他们畏惧,向它哀求,

它却置若罔闻。

从《泰姆荷太普自传》中我们可以看出,妇女自传的内容与男人(包括国王、大臣及军人等)自传的内容少有相同之处,她们在自传中没有罗列其功绩,这反映出当时妇女在参加社会活动方面的局限性。妇女的自传是研究古埃及妇女的社会地位的极其有价值的文献资料。

古埃及人为后世留下了许多传记作品,它们已成为世界文化的宝贵遗产。这些传记作品有的刻在岩石上,埋入墓中或立碑树于地面,有的直接刻在墓壁上,还有一些则书写在草纸上。古埃及的传记作品不仅具有传记文学先驱的殊荣和作用,更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对研究古埃及的政治制度、经济生活、军事征伐、社会状况及文化观念等都具有重要意义。鉴于上古文献资料的缺乏,这些传记作品就显得更加珍贵。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