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百花齐放 侵犯隐私频遭质疑_2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6-10 11:28

  最近,国外流行着一款名为JawboneUp的腕带,可以跟踪佩戴者的日常活动、睡眠情况和饮食习惯等数据,由著名的蓝牙耳机和扬声器厂商Jawbone发布。

  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雅虎公司现任CEO玛丽莎梅耶尔在为雅虎员工带来免费午餐这一福利后,最近又为员工带来了一项新的福利:赠送1.1万名员工市场价为129.99美元的JawboneUP健身腕带。技术工业的观察人士预测,未来,高科技公司的新雇员或许都将会拥有这一必备神器。

  可穿戴式设备:千树万树梨花开

  尽管可穿戴计算设备并非新鲜事物,但今年,这类设备似乎遍地开花。其中包括JawboneUp和另一款可穿戴健康腕带FitbitFlex,这两款设备目前已成为人们保持健康生活的新宠。声名远播的谷歌眼镜则集智能手机、GPS、相机于一身,用户只要眨眨眼就能进行拍照上传、收发短信、查询天气路况等操作,其市场受欢迎程度似乎也越演越烈;而Pebble等智能手表也在悄无声息地将智能手机的性能转移到腕表上。

  市场研究机构JuniperResearch表示,今年,可穿戴计算设备的销量将达到1500万台,到2017年有望达到7000万台,如果苹果公司传说中的iWatchi面市,那么,增速会大大加快。

  腕带、手表和眼镜仅仅只是开始,下一代的可穿戴计算设备将成为我们衣服面料的一部分。英国伦敦的可爱电路(CuteCircuit)已经研发出了一种手机服装,其接缝处有一个天线;标签内有一个SIM(SubscriberIdentityModule,客户识别模块,也称为智能卡、用户身份识别卡,GSM数字移动电话机必须装上此卡方能使用)卡。

  另外,该公司的设计师弗兰切丝卡罗塞利亚和瑞安根茨受美国芝加哥科学和工业博物馆委托,设计出了一件嵌有2.4万个发光二极管的晚礼服银河晚礼服。该晚礼服充电一次可发光30分钟。设计师表示,发光二极管应用的新技术不会使裙子温度过高。发光二极管耗能低,装在衬裙里的小充电电池足够点亮它们。

  其实,早在2006年,该公司设计的拥抱衬衫就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年度最佳发明之一。拥抱衬衫由传感器模拟穿试者的触感、皮肤温度和心跳频率,让相隔遥远的两名穿试者感受对方的拥抱。

  另外,艺术家和设计师多米尼克威尔科克斯设计制造的卫星导航鞋何处是家园(NoPlaceLikeHome)使用GPS和LED来指明方向。该鞋内置了一个GPS芯片、一个微控制器和一对天线。左脚鞋的鞋头上装有一圈LED灯,形状像一个罗盘,它能指示正确的方向,右鞋鞋头也有一排LED灯,能显示当前地点距离目的地的远近。

  目前,这些产品都是概念,而非商业产品,与即将到来的产品相比,它们似乎有点粗糙。其实早在2011年,由意大利、法国和美国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就开始探索用纳米粒子和聚合物覆盖的导线和棉花制造晶体管和电路的可能性。以前的概念是,人们穿戴一件内置有计算机的衣服,而现在的概念是,衣服本身变成了计算机。

  穿在身上、植入身体

  可穿戴式设备研发和咨询机构Moondial的创始人萨宾西摩表示:人们忽视了每天都穿在身上的衣物,其实,我们可以将很多功能嵌入这些衣服内。她进一步预测,能够改变颜色、调节温度、给电子设备充电的智能衣服将会出现,而且,对于懒人来说,另一个福音在于,这些衣服不需要清洗。

  可穿戴的计算机和智能衣服当然很不错,但是,让这一技术通过手术移植到你的体内会怎样呢?比如,在视网膜上内置一块显示屏;在脚步植入一款活动追踪器;在牙齿内填入一些传感器,当有短信来时,传感器会震动等等。

  嵌入技术已经用于医疗领域很多年了,心脏起搏器和耳蜗植入设备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研发成功。但直到最近,科学家们才开始着手研究一些能被吞进体内以检测药品疗效的传感器以及能紧贴身体的一次性监控片。医学植入物与生活方式植入物并不完全相同,医学植入物常常是解决健康问题的最好方式,已为大众所广泛接受;鉴于近年来人们已经普遍接受了纹身、穿刺和外科整形,后者也将会有可观的市场需求。

  10多年前,英国雷丁大学的控制论教授凯文沃里克就开始在自己身上做实验。1998年,他将一块可以控制器实验室门和灯开关的硅芯片植入了自己的手臂内。4年后,他进行的一项实验让他可以远程遥控一只义肢。

  热衷于增强身体机能的34岁的瑞奇李,最近直接他在自己的耳屏,也就是外耳突起最明显的软骨部位,嵌入了一个小巧的磁铁,在脖子上带一个线圈,这个线圈可以产生磁场,引起磁铁植入物振动从而制造出音乐。

  2011年,50岁的英国男子特雷弗普莱德奥克斯成为全球首位将智能手机嵌入假肢中的人,这一做法使他很容易用另外的一只手臂来使用该智能手机。

  担忧之声不绝于耳

  但这样的做法假以时日才能风靡全球。很大的原因在于,没有人知道植入设备会给健康带来什么长期影响。就实际情况而言,取回一款破碎的智能手机很容易,但从身体内取出一个破碎的植入物则需要技巧。

  另外,植入技术也可能会带来隐私问题。尽管谷歌眼镜一经推出就引起评论热潮,但也有人反对该款眼镜销售,认为这是一款侵犯个人隐私的产品,更有甚者已经建立了反谷歌眼镜网站StoptheCyborgs(不要电子人)。

  数据安全问题也成为人们的心头之刺。类似于你的锻炼和睡觉习惯这样的信息会被如何处置呢?要是你的健康数据被出售给第三方,比如某家保险公司,会产生什么后果呢?拥有不健康生活方式的人会在面试时受到歧视吗?这是都是盘旋在人们心目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但这些担忧和焦虑并非可穿戴式设备和技术的专利。智能手机和其他技术都存在这些问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些设备的好处是,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同时以一种不那么令人分心的方式给我们提供信息。整体而言,好处多于风险。

  不管怎样,可穿戴式技术都会向前推进。同样,无论StoptheCyborgs的理念是否能够被更多人认同,这种新技术的问世都是无法被阻止的。根据此前的传言,谷歌眼镜有望于2014年上市。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